• 周一. 5 月 20th, 2024

一位银行家对红酒的评价

admin

11 月 30, 2023 #红酒人物

一位银行家的红酒心语/

 

一位银行家对红酒的评价

红酒心语/

红酒低语

两千多年的红酒,三张门人

香港银行家张健雄先生最近出版了一本名为《红酒》的书。 他在一篇文章《中国红酒两千年》中写道:“说到中国的红酒,我张家有很大的关系。张家的第一位成员是张骞,汉代出使西域,曾定居大湾,带回著名葡萄品种……两千多年后,曾在荷属印度尼西亚经商的广东人张弼士建立了张裕酒庄山东烟台,一百年过去了……”

如果说第一任漳门人张骞将葡萄苗传入中国,第二任漳门人张弼士将酿酒技术传入中国,那么第三任张剑雄先生则以他的《红酒》一书介绍了它。 ” 西方酒文化。

张健雄先生出生于香港,1973年获得加拿大约克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学位。返回香港后,先后在美国大通银行和法国里昂信贷银行工作。 他从事国际金融行业三十年,游历欧美十五年。 张先生在公务之余,读了万本书,行了万里路,尝了万瓶酒,写了一本十五万字的书,名叫《红酒》。 全书分为“绪论”、“进阶教育”、“年份”、“美食篇”、“投资篇”等,从酒庄到葡萄酒市场,从酒瓶到酒杯,从酒塞到酒刀,从酒色到酒香,浩瀚壮丽,堪称一部葡萄酒百科全书。 。

欧洲华人学会会长、德国汉堡大学终身教授关玉谦在《慢饮西方红酒》序言中写道:“健雄兄引人入胜的《红酒私语》,刚刚在中国上海出版, “红酒在中国流行的时机到了。流行起来就是时候了。既然葡萄酒是稀有品,又是欧洲人首先发明的,那么我们中国人也应该学习欧洲人喝红酒的习惯。”

著名经济学家、信报社社长林行知先生在《味蕾的艺术,无限的味觉需要用文字来点缀》的序言中写道:“他的《红酒私语》受到西方的洗礼纵然充满了酒、色、酒的香气、酒的温度、酒的年龄……却少有诸如放荡、不懂事等醉话。 “天地之限,不问合理价格,也不愿意伤害身体、糟蹋产品。浅薄推敲的知识,是用实际的生活和理性的消费来沉淀的。”

紧急采购葡萄酒接待大卫·洛克菲勒

张健雄先生第一次与葡萄酒亲密接触是在1977年的一次半商业私人宴会上。当时,张健雄先生正值盛年,在大通银行台北分行工作。 但有一天,张先生接到临时通知:老板要在他家举办晚宴,招待来台北访问的大通银行董事长戴维·洛克菲勒先生。 由于台湾买不到堪比洛克菲勒家族的顶级葡萄酒,张健雄奉命紧急飞往香港采购。

不过,当时张先生对酒也是个“新手”,所以他只能去图书馆查阅资料——当时还没有互联网,更不用说谷歌了。 经过一番临时抱佛脚,他终于了解到顶级葡萄酒产自波尔多和勃艮第。 最后他买了波尔多红酒和勃艮第干白各一箱,匆匆赶回台北。

从此,张健雄与酒结下了不解之缘。

10盒红酒从巴黎空运回来

1979年,张健雄先生加入法国里昂信贷银行,后赴巴黎工作。 来到法国当然少不了喝葡萄酒。 不过点酒的是法国同事,买单的是法国老板,所以他不用担心。

直到1982年的一天,在马尼拉出差的张先生在半岛西餐厅点了一瓶1970年的拉图酒庄,庆祝生意的成功。 酒确实不错,但到了结账的时候,他惊呆了:这酒的价格居然是酒店每日房费的两倍!

交了这笔昂贵的“学费”后,张先生开始认真研究葡萄酒。 利用在巴黎工作的便利,他经常驾车南下前往波尔多左右岸和勃艮第的金丘,访问拉图尔、玛歌、奥地利等地。 他拜访了碧昂等顶级酒庄,并经常参观巴黎老佛爷百货二楼的葡萄酒部,以专业的态度探索葡萄酒的奥秘。 关玉谦教授说:“我很喜欢邀请建雄夫妇到我家吃顿便饭,因为他总是带来法国高端红酒。我从不看他带来的酒是什么牌子的,即使我看看它,我无法理解它。它永远不会错。”

1987年,里昂信贷银行派张健雄前往洛杉矶,担任美国西部地区负责人。 在此期间,他对以加州为代表的“新世界”的葡萄酒进行了深入的研究。 1990年,张先生调任台湾总经理。 1995年,他被调回巴黎担任北亚区经理。 1997年,他返回香港担任亚洲财务总监。 当他的家人从巴黎返回香港定居时,有10个箱子乘飞机空运回来。 红酒都是他平时收藏的各种名贵酒。 这10盒只是一些旧藏品。 那些不太陈年的红酒还保存在巴黎官邸的酒窖里。

一瓶与我同龄的勃艮第葡萄酒

张建雄先生不愧为银行家。 他的《红酒话》中收录了《红酒投资》、《红酒经济学》、《蓝筹红酒颂》、《1980、90年代通论》、《波尔多最佳葡萄酒价格评估》 《1995年至2001年》、《2002年新波尔多红酒市场分析》等文章堪称红酒投资指南。

在巴黎工作期间,张先生为自己设定了每天80至100法郎的食品和酒的采购额度。 然而,作为一名职业银行家,张先生自然对投资的艺术有着深刻的理解。 “每年当我看到质量好、价格合理的东西时,我都会大量购买。” 当然,如果遇到难得一见的名酒,花几千法郎也没关系。

在张健雄先生的收藏中,有1982年的玛歌、1975年的欧颂、1972年的奥比昂……其中最珍贵的一瓶是1947年的波玛。 1995年在勃艮第旅行时偶然购买的,当时的成交价是2000法郎。 据张先生介绍,这瓶酒从1947年到1995年,48年来从未离开过产地,实属难得。 张先生得到后,视若珍宝。 当他乘坐TGV高铁返回巴黎时,他小心翼翼地保护好瓶子,并使其保持直立,避免因震动而导致“瓶子晕倒”。 当他从巴黎托运10箱红酒回香港时,只带了这瓶酒。

在张健雄先生的心目中,这瓶1947年的波玛德之所以显得格外珍贵,除了品牌和价格昂贵之外,更重要的一点是,这瓶酒与张健雄先生的年份一模一样。张,两者都是1947年“生产”的。

丰盛的“美食生活”

张先生常年应酬频繁,品尝过许多美酒佳肴,自称“旅行饕餮”。 香港《信报》曾要求他开设“转机候车室”专栏,与公众分享他的“饕餮旅行”经历。 近期,他还出版了《暴食谈》、《暴食欧美游记》、《暴食世界游记》系列丛书。 韩国、东南亚”,上海作家毛健在书评《红酒、老婆、鹅肝》中写道:“先生。 张健雄当了半辈子吃货,他的吃精神可谓是一种事业。”

除《饕餮旅行》外,张剑雄先生还出版了《商业的兴衰》、《金钱所见》、《见证二十年金融怪象》、《日本经济发展的四个教训》、《 《商业指南——国际知名企业的失败》《案例分析》等多本理财著作,不仅涵盖了《杠杆收购》、《安然破产》、《德崇证券的兴衰》、《 《美联航收购战》,还要研究《MBA与老外的区别》、《高级经理综合症》、《CEO婚姻管理》、《CEO背后的女人》……幽默又爽朗,仿佛还闻起来像酒!

目前,张建雄先生受聘于香港中文大学商学院和香港城市大学教授EMBA课程,专门从事跨国企业研究。 当然,张先生永远不会忘记他的跨国红酒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