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日. 5 月 26th, 2024

宁夏贺兰山东麓打造闻名遐迩的葡萄酒之都

admin

11 月 25, 2023 #红酒周边

北纬38度被世界公认为种植酿酒葡萄的“黄金地带”,是世界著名葡萄酒产区的所在地。 宁夏贺兰山东麓正好位于这一黄金地带。

 

今年6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宁夏考察时强调,随着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葡萄酒产业前景广阔。 宁夏应将葡萄酒产业发展与加强黄河漫滩地区治理、加强生态修复结合起来,提高技术水平,增添文化内涵,加强宣传推广,打造自主知名品牌,增加附加值和综合效益。

宁夏坚决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批示,把黄河流域建设作为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先行区,设立葡萄酒等重点产业专班,省级领导干部带头学习重点企业负责。 “加快葡萄酒产业高质量发展是使命、是优势、是转型的需要、是大势所趋、是开放的基础。” 宁夏回族自治区党委常委、秘书长赵永清表示,“我们要坚持国际化视野和高端定位,区域布局、集约提升、产业化推进、融合发展,市场化机制、品牌营销、数字化管理、智能化重塑,将把贺兰山东麓打造成知名的‘酒都’,让宁夏葡萄酒‘应该让世界惊讶’。”

世界葡萄酒版图上的“新势能”

在中国西北内陆,崎岖的贺兰山脉阻挡了腾格里沙漠的强风黄沙和西伯利亚的冷空气。 背靠大漠、冷流,贺兰山、黄河环绕的土地,拥有海拔1100米左右的种植酿酒葡萄的“黄金海拔”。 适度的降雨和黄河的灌溉,让这一年成为了“年年有好年”。 昼夜温差大,水热系数高,独特的风土条件造就了“甘甜平衡”的品质和典型的东方风格。

自古以来,这里就是我国最早种植葡萄、酿酒的地区之一。 元代诗人马祖昌在《灵州》诗中用“葡萄怜美酒,苜蓿生田间”的诗句来描述贺兰山东麓悠久的酿酒历史。

2011年9月,在英国伦敦举行的Decanter世界葡萄酒大赛上,来自宁夏贺兰山东麓贺兰晴雪酒庄的“嘉贝兰2009”从12000多款参赛葡萄酒中脱颖而出,成为首个获奖葡萄酒。 中国葡萄酒荣获国际金奖。

“贺兰山东麓出产的酿酒葡萄具有香气充分发达、色素形成良好、糖酸协调的特点,可与世界一流的葡萄酒品质相媲美。” 宁夏贺兰山东部葡萄产业园管委会常务副主任赵世华介绍说。

从贾蓓兰最早的《小荷露尖》,到多个酒庄的多款葡萄酒集体亮相国际舞台,随着贺兰山东麓名扬葡萄酒界,长城、张裕、保乐力加、轩尼诗等国内外知名企业慕名而来。

今年9月,在布鲁塞尔第27届国际葡萄酒大赛(CMB)上,中国共获得100枚奖牌。 其中,宁夏贺兰山东麓产区以48枚奖牌位居中国奖牌榜榜首。 该产区参赛葡萄酒荣获2020年CMB“中国最佳葡萄酒”称号,宁夏产区继2019年后再次荣获“双冠军”。近年来,宁夏贺兰山东麓酒庄连续荣获“中国最佳葡萄酒”称号。近千个国际葡萄酒奖项。

来自宁夏贺兰山东麓的40余款葡萄酒已在法国波尔多葡萄酒城展出3年,成为中国唯一在此展出的产区。 生产的葡萄酒远销法国、德国、美国、比利时、加拿大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 贺兰山东麓产区被牛津大学列入《世界葡萄酒地图》,成为世界葡萄酒产区的新版块; 宁夏还因“能出产中国最好的葡萄酒”而被《纽约时报》评选为全球必去的46个最佳旅游目的地之一。

目前,宁夏贺兰山东麓酿酒葡萄种植面积近50万亩,占全国的1/4。 是全国最大的集中连片种植区。 现有酒庄211家,年产葡萄酒1.3亿瓶,综合产值261亿元。

兼具“国际风”与“中国风”

深秋,在贺兰山东麓的鸽子山地区,一万年前的鸽子山考古遗址附近,西格酒庄就像一块巨大的葡萄片,在贺兰山的暮色中被点亮。

2017年,毕业于法国波尔多葡萄酒学院的酿酒师张彦之回国,整合贺兰山东麓一万多亩老葡萄园和20年以上树龄的树木,打造了这座酒庄。 拥有世界一流的酿造设备、德国先进的排水系统、自主研发的发酵罐等,老藤源源不断地提供原料,年产高​​端葡萄酒7500吨。

在酒庄的气象大数据平台上,滚动展示种植基地的土壤、光照、风、降水量、葡萄生长情况等信息,不仅为后期采摘、酿造提供参考,也为宁夏葡萄酒的发展提供数据。葡萄酒行业通过小产区样品积累的支持。 “每一款酒都应该有自己的灵魂,我们力争酿造出具有世界一流品质和宁夏风土特色的葡萄酒。”张彦之说。

贺兰山东麓,200多家不同规模、不同风格的酒庄在全球审视自身发展,以世界标准推动自我提升。 品种区的布局、酿造工艺的改进、管理方法的创新,提高了酒的色、香、味,形成了宁夏酒甜度平衡的独特特色。

在我国北方的酿酒葡萄种植区,冬季气温较低,需要将葡萄埋入土壤中御寒,然后到了春天葡萄藤破土而出,开始新的生长。 “一埋一挖,每亩人工成本增加2000多元。” 宁夏葡萄栽培专家李玉丁表示,成本劣势也迫使酒庄在种植过程中采用严格要求的栽培技术和细致的园园管理方法。 提高葡萄酒品质,增强产区竞争力。

在一家主要生产起泡酒的酒庄,从种植第一颗葡萄苗开始,就根据产区特殊的小气候改变葡萄架的方向,避免更多的光照,以利于生产高品质的葡萄酒。优质起泡酒的酿酒葡萄。 种植过程中,我们不仅利用GPS定位支撑桩,确保行距整齐,还根据气候特点创新葡萄姿态,改变修剪方式,实行精准施肥,只为“生产一瓶享有盛誉的起泡酒”。

从品种引进、苗木繁育、葡萄园管理,到酒庄建设、葡萄酒酿造,贺兰山东麓产区都坚持与世界一流产区看齐。 从国外引进酿酒葡萄品种(株)60多个,其中近20个已大面积种植; 引进英国、法国等23个国家的60名国际酿酒师来宁夏,提升宁夏酿酒葡萄种植管理和葡萄酒酿造技术; 招募25个国家的冠军侍酒师作为“贺兰山东麓葡萄酒推广大使”,提升宁夏葡萄酒的国际影响力。

从年份角度看,贺兰山东麓是世界葡萄酒版图上年轻的产区; 从产业发展来看,也是一个成熟的产区,有制度标准和政策体系。

宁夏颁布《宁夏贺兰山东麓葡萄酒产区保护条例》,在全国首次以地方人大立法的形式对产区进行保护; 宁夏成为国际葡萄与葡萄酒组织(OIV)中国首个省级观察员; 贺兰山东麓是中国唯一实行酒庄级管理制度的葡萄酒产区。

它既关乎生态又关乎文化

以前戈壁遍地都是杂草,现在酒庄周围都是葡萄。

贺兰山脚下的生态变迁,是人与自然和谐共处、产业发展与生态环境保护“双赢”的实践。 其中,“小葡萄”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林间小道上,田野旁矗立着一块“没有人辜负青山,青山决不辜负人”的石碑。 贺兰山东麓曾是周边地区砂石的主要来源。 长年开采一度导致废弃沙坑随处可见,山沟壑壑,生态十分脆弱。

“在岩石多的戈壁滩上,种的玉米漏水漏沙,种的小麦无法收割,种的树没几天就被风吹干了。” 贺兰山东麓一家酒庄的负责人目睹了贺兰山生态的不断破坏,他决心转型发展农业、改善生态。 1998年以来,他致力于防护林种植、采砂区平田平整、沟渠石料筛移、道路平整、农田水利管网设施和水库建设等工作。 2008年,他在满目疮痍的废弃砂石矿区开始建设自己的酒庄,并在改良后的土地上种植了第一批酿酒葡萄。

20年来,酒庄种植酿酒葡萄2000余亩,管理荒滩6000余亩,种植防护林8000余亩。

如今,酿酒葡萄种植已使贺兰山东麓35万亩荒地变成了绿洲。 酒庄绿化和防护林建设,大大提高了产区森林覆盖率。 葡萄园的“浅沟种植”成为贺兰项目东麓最大的水土储藏库。 贺兰山东麓种植的酿酒葡萄每亩可酿出价值3万至5万元的葡萄酒。 在这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继续展现出显着的实用价值。

红寺堡位于贺兰山东麓产区最南端,曾经是一片古老的荒地。 2007年以来,酿酒葡萄种植面积已达10.6万亩,种植葡萄农民年均收入4万元,亩均收入4000元,带动农民就业8万人。

银川市永宁县闽宁镇元龙村附近的利兰酒厂,3000多亩的种植基地来自元龙村的荒地。 酒庄每年雇用员工3万人,其中95%的员工来自元龙村。 村民每年的劳务支出为400万元。

元龙村村民刘丽,38岁,是利兰酒厂生产车间的主管。 从固原山区搬来的头两年,刘丽只能在周边打零工维持生计。 2014年来到酒庄后,刘莉一路成长,从田间除草到管理生产车间,工资也从2000多元增加到5000多元。 她说:“酒庄为我们提供了奋斗的平台,近年来,不少村民通过稳定就业脱贫了。”

如今,遍布贺兰山麓的葡萄园已成为农民增收的“富园子”。 葡萄酒产业每年为周边农民提供12万个就业岗位,工资收入约9亿元。 当地农民收入的三分之一来自葡萄酒产业。

一些酒庄正在葡萄矿区开发建设体育公园、攀岩馆等,带动文化旅游发展。 通过酒庄民宿、酒庄观星、生态观光等体验式旅游,贺兰山东麓酒庄每年接待游客60万人次,成为宁夏全域旅游的重要组成部分。

葡萄酒产业关系发展、生态、文化,是典型的“第六产业”。 根据规划,宁夏贺兰山东麓葡萄酒产区将进一步推动跨界深度融合,以葡萄酒产业为核心,拓展葡萄酒+教育、文化旅游、体育、保健、休闲、生态等新业态新模式,与酒业融合打造多产业融合、综合产值高的复合型产业。

光明日报客户端 王建红 张文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