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二. 6 月 18th, 2024

中国首位独立酒评人吴书仙我最想做的是建立一个汉化的葡萄酒体系

admin

11 月 12, 2023 #人物, #红酒人物

在酒坛上,吴淑贤是一个特殊的人。 作为一个女人,她有着坚韧的精神,独立、真实、直言不讳,很少商业化。 她被媒体称为中国第一位独立酒评家。 她一路审视和评论中国葡萄酒市场的起伏。 她游历新旧世界,穿梭于酒庄之间,着书立说,笔耕不辍,让人们触摸到葡萄酒最生动的魅力。 近日,记者对吴淑贤进行了专访,揭示了这位酒评女主角的生活态度和思想。

记者:我想听听您对自己的个人介绍。 你认为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吴淑贤:哈哈,可能是我天性有挑剔的习惯,所以我可能是业内最容易得罪人的人了! 很多人对我爱恨分明!

记者:近年来您的工作状况如何?

吴淑贤:我这几年主要是写书。 我一部分时间在国内外酒庄跑步,大部分时间在家里读书写作。 作家是一个非常孤独的职业。 对于从事葡萄酒写作的人来说,还是有一小部分时间是很热闹的,比如开启新书发布巡演、采访酒庄等! 但很多时候我都是孤独的,而且我已经习惯了这种孤独。

记者:很多媒体都称您是中国第一位独立酒评家。 我们应该如何准确认识独立酒评家这个职业? 如今,80、90后独立酒评家不断涌现。 您如何看待新一代独立酒评家?

吴淑贤:这几年我在国内酒圈混得不多,不知道“80后、90后独立酒评家”究竟是什么样子! 以前媒体称我为中国第一独立酒评家,所以我可能是第一个做第三方酒评的人! 我们早点做吧! 我认为作为一名独立酒评家,首先要专业、有经验; 第二,真正做到客观、中立; 第三件事是,作为一个独立酒评家,你不能卖酒,也不能在酒庄、酒庄里卖酒。 在酒商工作; 第四条评论酒与酒评家没有直接的利益关系,比如独立酒评家评判某些酒时,不能同时是这些酒的供应商(这个酒厂或者这个酒厂)第五是敢于告诉真相。

记者:葡萄酒在您的生活中的重要性和意义是什么? 您最初是如何接触到葡萄酒的? 是什么让你感到舒服并坚持下去?

吴淑贤:我选择这个行业是因为我觉得酒是一个慢的行业,写书是酒里最慢的工作。 我经常发现,当我的上一本书出版时,我仍然可以看到某个葡萄酒行业。 酒商正在搞轰轰烈烈的活动,不过等我下一本书出版的时候,这个酒商就不再酿酒了!

关于坚持,其实在很多行业,长期比短期的好处更多,尤其是葡萄酒行业。 时间长了,就会认识更多的人,走到哪里都有好酒喝! 酒商经商久了,积累了不少老酒! 只是中国酿酒的人变化太快了,现在新面孔太多了,以至于我一个同行的女朋友说:你都工作了这么多年了,怎么还是一本书呢?作家? 比你年轻的人都成了高手了!

记者:你最想做的事情是什么?

吴淑贤:我最想做的就是建立中国的葡萄酒体系。

记者:您的新书《美国葡萄酒主导产区——纳帕和索诺玛》即将出版。 是什么让你写了这本书? 这本书与您以前的书有何不同?

吴淑贤:美国作为新世界的葡萄酒产区,与传统的欧洲葡萄酒生产国不同。 它有很多创新之处,有很多值得我们国内酒庄学习的东西。 再者,纳帕和索诺玛是很多人心目中的新世界波尔多和勃艮第。 这里有很多著名的葡萄酒。 从行业的角度,我们可以了解这里很多重要酒庄的真实情况。 有很多酿酒师。 技术和我们为消费者服务的方式给我们带来了很多启发。 对于消费者来说,如何让葡萄酒提升生活品味和品质,先读读这本书,然后去现场看看,应该会有帮助。

这本书其实和我其他的各国参考书本质上是一样的,只不过涵盖了不同的国家和地区。 当然,这是一本关于葡萄酒的参考书,其读者主要是葡萄酒行业从业者和爱好者。 它与我其他一些受大众欢迎的书不同。

记者:您去过世界各地的酒庄,穿梭于新旧世界之间。 那么您最欣赏、最喜欢哪些产区和酒庄呢? 当前新旧葡萄酒界呈现出哪些新特点、新趋势?

吴淑贤:我喜欢很多葡萄酒产区和酒庄。 如果我一生中写最后一本国家参考书,我希望它是南非。 南非是一个介于新旧世界之间的葡萄酒产区。

随着国际交流的增加和葡萄酒行业新技术的普及,可以说新旧世界的差异越来越小。 例如,一些来自欧洲的学生会选择在美国戴维斯大学学习葡萄酒种植和酿造,一些来自新世界的学生会选择在旧世界的葡萄酒学院学习。 毕业后,这些学生将在新旧世界的许多不同酒庄工作。 在实习期间,这些同学不仅学到了新的东西,也学到了很多传统的东西。 所以,今天的酿酒技术并非都是新发明的,但传统的好技艺也得到了发扬光大。 再加上新世界对许多旧世界酒庄的投资,旧世界的酿酒技术也被带到了新世界。 新世界的酒庄投资旧世界,为旧世界带来新技术。 可以说,如今的新旧世界,已经是你中有我,你中有我!

以索诺玛和勃艮第为例。 这两个产地的许多黑皮诺葡萄酒有时很难分辨哪一款来自索诺玛,哪一款来自勃艮第。 此外,纳帕赤霞珠的风格也开始多样化。 尤其是帕克退休后,许多酒庄开始根据消费者的口味和自己的喜好来酿造葡萄酒。

记者:酒文化方兴未艾。 那么您认为中西方葡萄酒文化的主要差异是什么? 中国酒文化发展应重点关注哪些方面?

吴淑贤:总体来说,西方酒文化是以酒为本,而中国酒文化一直是以人为本。

说实话,中国人已经很久没有喝过100%葡萄酿制的葡萄酒或葡萄汁了。 酒文化尚未形成,但正在形成的路上。

对于我们来说,我们不仅要了解“酒是谁”,更要了解“酒与我们有什么关系”!

记者: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 您认为中国进口葡萄酒行业是否也进入了新常态?

吴淑贤:我不认为进口葡萄酒已经进入新常态。 进口葡萄酒似乎更像是浪潮背后的浪潮……记得当时和同行的朋友聊天时,朋友说:“现在葡萄酒企业这么多,我们越来越难了!” ” 我说:“这是好事!至少酿酒的人会成为喝酒的人!你最重要的是想想如何长寿!”

也有人问我如何快速卖酒赚钱。 我编了一个“快速卖酒三部曲”如下:

问:怎样才能快速卖酒? 答:开专营店!

问:怎样才能增加饮酒的人数?

答:让他们成为酒商。

问:人们怎样才能养成喝酒的习惯?

答:当酒卖不出去,成为库存时。

记者:如今中国进口葡萄酒行业发生了哪些新变化? 您认为中国进口葡萄酒行业应该重点从哪些方面入手,才能真正完成转型升级?

吴淑贤:大公司变小了,小公司独立了。 随着越来越多的葡萄酒进口,酒商赚的钱越来越少,葡萄酒也越来越便宜。

酒也有产业链,尽自己的一份力量吧! 提供良好的服务。 其实每个人都提供服务,只是目标客户不同。

记者:随着互联网的兴起,进口葡萄酒的营销渠道正在发生巨大的变化。 您如何看待快速的互联网与“慢”酒的深度融合? 您认为进口葡萄酒企业应采取哪些措施? 抓住机遇,多措并举,布局互联网时代。

吴淑贤:互联网是一个方便的工具。 目前,互联网上的大部分葡萄酒销售都是基于便宜的价格和折扣。 别说赚钱,它的利润能维持这个系统的运行吗?

我认为互联网很重要,但它必须有合理的利润,并为消费者提供服务,因为大多数消费者在购买葡萄酒时仍然不了解,需要指导。 未来,互联网将在知名品牌和廉价葡萄酒的销售中占据更大的份额,但也会出现假货。

精品酒应该主要集中线下,线上主要起到促销作用。 做得好的精品酒店才能活得长久。 英国的BBR不是已经活了300多年了吗?

记者:接下来有打算写新书吗? 下一阶段的工作计划是什么?

吴淑贤:新书准备好后会慢慢发布,但不会是未来几年的主力作品。 明年我计划出来为公众做葡萄酒评论。 如果说前几年我主要从事葡萄酒作家的工作,那么未来几年我应该从事独立酒评家的工作。